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西秀政务

面对急需换肾的他众姐妹挺身而出亲情大爱延续了他的生命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量:

  西秀区东关办龙潭村,距离因当代愚公开山凿洞而闻名的罗仙村只有一二公里的路边,一幢里外没有任何装饰的灰色两层小楼里,生活着一户相互给予精神支撑、不离不弃的人家。男主人叫汪贵志,39岁,女主人叫陈红琴,35岁,育有两个孩子。这个家的家庭成员一直是靠亲情的温暖而面对生活的厄运与磨难。

QQ图片20170913095558.png

  厄运降临,家中“顶梁柱”突患肾衰竭
  早些年,汪贵志学了一手不错的厨艺。1997年,汪贵志外出到新疆打工,打工期间,认识同在新疆的陈红琴。因同为老乡,两个年轻人在接触中,互相欣赏对方的踏实、心细与体贴,心靠在了一起。在打了八九年工后,两人在新疆开了小饭馆,并举办了简朴的婚礼。
  由于各自家境都不好,两夫妻勤干苦奔,热情待客,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在夫妻俩憧憬着待有些积蓄,带着孩子回乡,一家人结束不再颠沛流离的生活时,不幸接踵而至。2011年初,先是汪贵志母亲去世,2014年,汪贵志父亲又因病撒手西去。虽然此前夫妻俩修建了两层小楼,但因两次奔丧,家中积蓄基本花光,再也无钱装修了,小楼内外均是钢筋水泥的“原生态”。
  在与妻子准备继续外出打工时,2014年3月,汪贵志突患感冒一直不愈,并伴发高烧越来越严重。到医院检查时,如同晴天霹雳的检查结果差点击倒汪贵志,他被诊断为肾衰竭尿毒症,从此,开始了被疾病折磨的苦难日子。
  因为家里已没有什么积蓄,起初,抱着希望出现奇迹与尽量节约的心态,汪贵志与妻子找亲友筹借些钱,前往山东、河北等地,寻求保守治疗良方。可吃了不少药,辗转多家医院,一年多的时间里,汪贵志的病情不但不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
  2015年6月,汪贵志不得不住进贵航安顺302医院接受血液透析。一周三次的透析费用,虽然说通过农村合作医疗能报销大部分,但自己承担的这一部分对于已是家徒四壁的汪贵志夫妻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透析至后期,并发的尿毒症脑病开始无休止的折磨汪贵志。每天,他都感觉身体异常难受,“头脑里像有一层东西罩着,眼睛出现昏花,全身肌肉与骨头像有什么东西时刻啃食着,真是说不出的痛苦。”
  有好几次,因为无法忍受病症的折磨,汪贵志想到从医院大楼纵身跳下,可转念想到自己生病期间妻子不离不弃的照顾付出,小儿子还没上小学,不能让他过早失去父亲,他只能以超出常人的忍耐在那种抓心挠肺的折磨中度日。
  作为妻子,陈红琴最难忘的是,汪贵志身体难受时,只能在地上反复打滚,“看得让人心痛流泪,又无可奈何!”
  当透析对于汪贵志作用不大时,医生不止一次告诉他与妻子,如果想要延续他生命,唯一的办法,就是换肾。
  姐弟亲情,让他重获二次生命
  换肾,必须找到肾源。汪贵志夫妻俩打听到,换肾的手术费用就要二三十万元,而肾源费用更是高达数十万元,这对于他这个已欠了不少外债的家庭是无法承受的。最为关键的是,寻找到与他身体匹配的肾源并不是那么容易。

QQ图片20170913095616.png

汪贵志与无私大爱的三姐合影

  愁云再次笼罩在夫妻俩心上。在夫妻俩每天唉声叹气度日时,汪贵志的其他六个哥哥姐姐与妹妹站了出来。
  听到作为老六的汪贵志只有换肾才能活下去,身体有病的二哥虽然不能提供肾源,但组织召开家庭会时,汪贵志的五个姐妹没有一个犹豫,明确表示,只要配型成功,都愿意捐出一个肾,救自己的亲人。
  这是家人遇到危难时,汪贵志的哥哥与姐妹的第二次发声,第一次是在他刚生病时,他的六个哥哥姐姐与妹妹把政府占用土地而补偿给他家几个兄弟姐妹的17万余元全部给了他治病。
  2015年11月,汪贵志的五个姐妹集体赶到成都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进行捐肾前配型检查。随后,就是漫长的配型结果等待。
  汪贵志三姐汪贵华是几个姐妹中身体显得最为结实的。远嫁河北保定农村的汪贵华自从进行捐肾配型检查后,回到家中,天天在心中祈愿老天爷保佑自己能与兄弟配型成功。想起父母已逝,作为家中兄弟姐妹身体素质最好的人,她希望能为最小的兄弟做点什么,让这个大家庭能一个不少的团聚下去,让他的小家能看到生活的希望。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半年的等待,2016年5月底,汪贵华接到成都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她的血型与肾源情况与兄弟的相配,让她尽快赶到医院,进行捐肾前准备工作。而此刻,汪贵志妻子陈红琴也接到医院的通知,说从其丈夫亲人中找到肾源提供者。
  陈红琴至今回忆起来,接到医院电话的那一刻,她真是欣喜万分,“接到电话后,我对汪贵志说,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激动,可当他听到自己的三姐能捐肾救他,还是激动得双手紧握地颤抖着。”
  2016年6月3日,汪贵志夫妻俩与汪贵华分别从贵州安顺与河北保定赶到四川成都。而陈红琴还捎带上再次四处筹措为汪贵志换肾的“救命钱”与两个儿子不愿失去父亲的希望。
  6月6日上午8时,还在医院病床上休息的汪贵华被护士叫醒,通知她准备接受摘肾手术。刚到医院时,汪贵华得知,手术要取下两根肋骨才能把肾移出,她没有丝毫动摇,一心就想早点捐出自己的肾救兄弟,她知道如果再不换肾,已昏迷的兄弟时日不多了。
  此前,陈红琴曾问过汪贵华:“三姐,你给老六捐了肾,你有什么要求?”汪贵华看了陈红琴一眼,只说了一句话:“他是我兄弟!”而从保定农村家中赶来成都时,她担心弟媳没有筹措到更多手术费,想方设法借了一万元带上。
  8时30分,汪贵华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前,医生再次告诉汪贵华,如果不愿意取肾,后悔还来得及,汪贵华明确说不会后悔。两小时后,汪贵华被推出,随即,已进入手术室的汪贵志开始接受肾移植手术。
  时近傍晚,汪贵志被推出手术室。在看见汪贵志的瞬间,陈红琴感觉他面色不一样了,出现红润,嘴唇也有了血色。翌日早上,汪贵志醒了过来。当睁开双眼时,他感觉整个人跟生病时完全不同,头脑变清爽了,眼睛也能看清东西了,“有种拨开乌云见青天的感觉!”
  睁开眼的汪贵志意识随即恢复,他首先想到的是捐肾救自己的三姐,他流着眼泪问守候在身边的妻子:“我三姐身体情况好不好?三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啊!”而在另一个病房,当汪贵华知道自己的兄弟醒了过来,也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肾这么一坨肉肉的东西真是神奇,一换上去人就变得精神了。”陈红琴打趣地说。
  窘迫的家境,让他后期调理捉襟见肘
  汪贵志手术成功了,但换肾病人后期得终身服用抗排斥药物。虽然是亲姐提供的肾源,但毕竟是“外来物种”,得有药物维护换上的肾在汪贵志体内正常运转与工作,并且一个半月他得到医院复查一次。
  每次到就近的贵阳的医院复查,汪贵志都会带回上万元的一大堆药。
  近日,记者来到龙潭村采访时,汪贵志刚从贵阳复查身体回来。放下装药的背包,汪贵志一边与妻子整理药,一边介绍:“这些药通过‘农合’能报销70%,但每月家里还得支付四五千元的费用,家里已欠数十万元的外债了,感觉已承担不起这笔开支了。”
  汪贵志称,他生病后,妻子不能出远门打工,只能就近干些家政与零工,另外就是捡些废旧变卖贴补家用,“一家人每月也能领到三百多元的低保,但对于我吃药的开销真是杯水车薪了。”
  “我大儿子很懂事,看家庭生活困难,才16岁的他就辍学打工挣钱贴补家用了。”想到自己生病而拖累了家人,汪贵志眼睛红红的说,他在身体允许情况下,也偶尔帮人“代驾”,但每月所挣只有几百元,根本不够支付他调理身体药物的费用。他曾想到把家中这幢毛坯房卖了,但如果一家人连立身之地都没有,他感觉对不起为自己付出太多的妻儿。
  很巧的是,为汪贵志捐肾的三姐陈贵华因摔坏了左腿,从保定农村回老家求助土医治疗。当记者问到为兄弟捐肾后悔不,48岁的汪贵华口气坚定地说:“我们血浓于水,为自家兄弟捐肾,我一辈子不会后悔!”
  汪贵华说,捐了肾对身体影响不是太大,但就是走不了远路,干不了重活。看着四面泛着水泥青光的空荡荡的兄弟家,汪贵华,这个质朴有爱的农村妇女再次生出怜爱之心:“如有好心人能向我兄弟伸出援手,给予一定的经济资助,我们一家将感恩不尽,待我兄弟身体进一步好转起来,相信他会回报社会的。”
  如有好心人愿意向汪贵志献出一份爱心,请拨打记者电话18985304567。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