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今日头条

历时22年的“脱贫”答卷——记西秀区大坝村党支部书记陈大兴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点击量:

  家家住别墅,户户有产业,人人有班上!这是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村民实实在在的生活。
  “过去连一顿包谷饭都吃不饱,一斤菜油蘸蘸锅底要省着吃十来天。”过着现在的好生活,回忆曾经的苦日子,66岁的老党员杜贵诚恍若隔世。
  大坝巨变,党恩国策是根本,基层党组织是关键,村支书陈大兴是动因。组织强、产业兴、环境美,让省委书记孙志刚在2018年全省第一次项目建设现场观摩会上为大坝村点赞。
  22年来,村支书陈大兴不停步,不闲脚,高举乡村振兴的大旗,带领村党支部埋头苦干,勇往直前,为大坝的发展交上了一份生动的答卷!
  老支书临终授命:毛头小子挑重担
  1996年的大坝,村民吃不像吃,穿不像穿。外面的村子都笑话大坝:“大坝大坝,烂房烂瓦烂坝坝,小伙难娶,姑娘外嫁。”
  老支书陈万德身患重病,对在贫困中挣扎的大坝忧心忡忡,向上级组织提出申请由富有干劲的陈大兴担任大坝村村支书。
  “说句心里话,我当时并不想接这个担子。因为家里太穷,穷到分家时就分得两袋谷子、一口铝锅和五斤菜油。我连自家的烂摊子都收拾不过来,哪有精力去管村里的事?但看到老支书期待的眼神,我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老人临终的心愿。”陈大兴回忆当时的情景说道。
  村支书是当上了,但到底要怎么干?20多岁的陈大兴心里可没个谱。
  作为农民,习惯在土地上刨食。正好遇到当时政府发展烤烟订单农业,陈大兴和村委一班人积极发动村民种植烤烟。没想到1997年全国烤烟断崖式大跌价,第一次带领群众“创业”就遭到重创。
  开弓没有回头箭。发展烤烟产业虽然失败了,但陈大兴明白,靠种植传统农业是不可能致富的,必须要找到一条适合的发展路子。
  多年来,陈大兴四处奔波找发展门道,带领村民们种烤烟、种竹笋、育树苗、养牛……“2003年大年十四,我们兴冲冲拖着一车树苗到罗甸卖,可人家说我们的香椿苗达不到质量要求不予收购,我们只能把树苗倒掉,灰溜溜地返回安顺。”
  创业的过往辛酸,让大风大浪走过来的陈大兴依然忍不住掉眼泪, “亏到哪种境地?你可能想不到!大年二十八了,人家来抱起我家娃娃去抵债。”
  赚了赔,赔了赚,再赔再赚。陈大兴支书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党员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大家都明白这个“当家人”是下定决心要让大家过上好日子的。
  兴产业愈战愈勇:贫困不除不罢休
  天道酬勤!陈大兴和村党支部一班人终于迎来大坝发展的转机。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陈大兴与金刺梨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承包30亩土地种上金刺梨,2011年30亩刺梨大丰收,按照每斤30元的价格算,收入可达100多万元。
  但出乎意料的是陈大兴没有把刺梨卖掉,留着开“品尝会”,打“活广告”,说服乡亲们发展刺梨产业。能卖100多万元的东西不卖,白白送人吃,“陈百万”不当,要当“陈白劳”,家里家外都骂陈大兴“陈疯子”。
  消息很快传到市里,引起市委、市政府领导关注,在大坝村组织召开全市无籽刺梨种植观摩会。陈大兴的30亩金刺梨就成了星星之火,迅速在全市形成25万亩的燎原之势。
  金刺梨种植规模扩大了,全市的产量直线上升,价格却呈10倍地下跌,甚至出现滞销。如何破解金刺梨供大于求的难题,陈大兴认为必须走金刺梨深加工之路。于是,大坝延年果酒厂诞生了。
  跌跌撞撞的走过了几年,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年产5000吨果酒的“贵州大兴延年果酒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投产,主打产品有12度金刺梨干红果酒和42度的金刺梨白兰地,成为贵州最大的果酒生产企业。
  2017年大坝村从安徽省引进了蚂蚱养殖项目,预计一个大棚可获利7000余元,按每亩土地建设6个大棚,亩产值可达4万余元。
  如今的大坝村,农业产业百花齐放,酿酒产业蒸蒸日上,旅游产业大放异彩。截至2017年底,全村人均年收入超12000元,村集体经济累计达到1200余万元。终于撕掉了贫困的标签,实现了从“空壳村”“贫困村”到“小康村”的华丽蜕变。
  村美人富绘蓝图:
  齐心协力奔小康
  2012年7月,省委组织部组织一批基层干部到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华西村学习,陈大兴是其中的一员。一到华西村,家家花园别墅的村居环境极大地刺激着陈大兴的神经,他当即暗暗发誓:“大坝村也要像华西村一样家家住上别墅。”
  回到大坝后,陈大兴召集村两委和村民代表反复商量和论证了十多天,最终形成统一意见:重新集中规划建设,用5年的时间拆掉村里158户破旧老房,每家建一栋300平方米以上的别墅。
  为了把别墅建成不过时的精品,陈大兴找到黄果树建筑规划设计院,不惜花3万元换回一张别墅设计图。
  拆旧建新,村民不愿意拆,陈大兴就发动村干部带头先从自家拆起,从党员家拆起、从村干部的亲戚家拆起;没有启动资金,他就抖出家里的老底,并用自家金刺梨担保贷款500万元。党员们有钱出钱,有地出地,于是首批有花园、有车库的28栋别墅在大坝村立起来了。
  借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多业态的产业,大坝村民将大别墅打造成为避暑民俗旅馆和农家乐,吸引“两广”及重庆、四川等地的游客到村里来避暑。村民王江平用别墅开起了农家旅馆和农家乐,2017年仅这一项收入就达到12万元。
  杜贵诚一家三代人居住在300多平方米的别墅里。儿子儿媳在外打工,两个孙孙在上学,他在合作社上班每月2400元,老伴承包了合作社的1600多株刺梨管护,一年有近2万元的收入,土地入股到合作社,按时领取分红。一家人各司其职,收入渠道多元,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
  杜贵诚家是大坝村民生活的缩影。自成立合作社以来,目前已有95%以上的村民参与其中,形成了“支部+合作社+农户”的党社联建农业生产经营模式。大坝村通过务工形式先后带动374户1564人参与就业增收奔小康,带动全市25万亩金刺梨种植,2万农户(其中6000余户贫困户)通过种植金刺梨增收。
  大坝的脱贫,不漏一户一人;大坝的小康,全村齐头并进。历经22年的贫困突围,陈大兴带领全村群众,牢牢抓住“两规划”(产业规划、村庄规划)“一经济”(壮大村集体经济)这条主线,通过支部带动、党群互动、产村互动、村企互动,换来一个让人惊艳的大坝,为乡村振兴探索出了一条实践路径。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